Issue 12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The Useless Zine

由拉麵系網美、你才瞎妹以及大李冗浩發行的內容刊物。 我們會分享一些平常讓我們腦洞大開但很沒用的事物,很偶爾可能會聊跟行銷、設計或技術開發相關,但應該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沒事不要隨便訂閱,懂?


各位早安,距離上一次 issue 11 的發刊已經過了三個月了,不知道目前的 71 位讀者還記不記得我們呢?

從上次發完 issue 11 之後,我們的編輯你才瞎妹全心投入他的創業項目,而我自己也進入冬眠狀態,就這樣我們就把發刊這件事拋到腦後了,等到想起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沒辦法,我就沒用。

這三個月發生了許多事情,像是台灣選舉創下了歷史得票紀錄、英國終於確定脫歐、再來就是席捲全世界的武漢肺炎(a.k.a. 新冠肺炎 COVID-19)等等,我知道有許多人、包含我周遭的人都很在意疫情的消息,不過我相信各位不管是從生活中或是從其他管道已經得到了太多疫情的消息,所以我擅自決定本期就只放一則疫情的連結就好。

期望疫情趕快獲得有效控制,願台灣與世界平安。


🙃 主題精選

從武漢到世界──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即時脈動

本次唯一的武漢肺炎直接相關連結(其他應該比較算是衍生議題),就是報導者的即時更新網站。

數字更新即時,而且下面有時間軸跟相關報導連結,個人覺得算是不錯的整體視角,分享給大家。

請大家記得多洗手戴口罩喔!

更新:剛剛寫到一半發現新聞,台灣中研院預計在三四個月內就有辦法做出快篩,讓檢查的時間從四小時大幅減少到 15 分鐘,真的是太猛了。


台灣天才 IT 大臣幫日本防疫開源專案改錯字

如果你不知道誰是台灣天才 IT 大臣,可以點擊這裡去看一下這個最近在日本推特上很紅的台灣之光。

但即使這個天才 IT 大臣目前正忙碌於政府防疫資訊,卻還是撥了空去看了日本防疫的開源專案,還送了個 Pull request 幫忙修正錯字。相較於日本資安大臣連 USB 都不知道怎麼用,台灣有唐鳳在政府單位協助,真的是台灣人的福氣。

順帶分享一下,因為前幾年參與 Modern Web Conference 2015,有幸現場聽到唐鳳的開示,建議有興趣的人都可以聽聽看這場演講『開源之道』,一定會有收穫的,聽不懂也沒關係,至少他的聲音會讓你心裡很溫暖。

萬事萬物都有缺口,缺口就是光的入口。


KONAMI 密碼「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設計者橋本和久逝世

本篇標題出處,我相信許多小時候愛打電動、現年約三十四十歲左右的人都會知道這個東西。

還記得小時候偷偷跑去電動間打電動,或是去泡沫紅茶店(沒有錯,當年的泡沫紅茶店有電動玩具)點杯最便宜的泡沫紅茶然後跟附近的小朋友一起打魂斗羅等等,這個密碼也是當年的某個大哥告訴我。

感謝橋本先生創造出這麼經典的密碼,穿起這一代人十幾年數百款遊戲的記憶。

維基百科


Neomorphism design

這是最近在 UI 那邊討論蠻熱切的 Neomorphism design,中文不知道會翻做什麼(新擬物設計?)。

從 iPhone 造成熱潮、icon 開始流行的真實擬物風格開始,到前幾年流行的扁平抽象,到現在又回到了擬物,真的是風水輪流轉,身為懶得改 UI 的工程師如我,應該可以不負責任的大膽預測⋯⋯三四年後又是扁平抽象!!·

想要嘗試的話,這邊有個小工具可以線上快速調整出你要的 Neomorphism 效果,並且可以直接複製 CSS code,給大家聞香幾咧。


怎樣才算「譴責受害者」?透過這七個判準釐清盲點

最近因為 Youtuber 蔡阿嘎遭襲事件,讓我原本已經放下疑惑又浮上了心頭,又想起了當年我想不出結論的思考,就是「為什麼不能檢討受害者」?

我知道談這個好像有點危險,好像我覺得加害者沒錯一樣,但我還是要先澄清,當然在加害者做出傷害行為時,一定是加害者的不是,以蔡阿嘎這件事來說一定對方的錯。但我一直無法理解的是說,某些情況下,當其他人提出一些或多或少可以避免發生不幸的方法時,為什麼就被當成是「檢討受害者」?

我之前常常思考這個問題,但常常陷入二分法而思緒打架,如果被害者的不能檢討,是不是被害者對於整起事件沒有責任?即是被害者有機會可以完全預防不幸發生。

那又會有另一個說法是,你不在被害者的位置你無法知道被害者能不能做出其他選擇,那這又陷入了一個無盡的思考,反正人永遠無法了解對方,那是不是什麼事都不要做也不要說了呢?

今天剛好看到這篇文章,看完之後利用了裡面的提點釐清自己思考,最後的討論反例也相當有幫助,給那些跟我有一樣疑慮的。

不過就跟所有的哲學文章一樣,只是看完是沒有結論的,跟著思考一下自己的想法吧!


💩 隨便看看區

在家俱樂部 Who’s staying home because of COVID-19?

一份列出有哪間公司因為武漢肺炎而在家工作清單。

因為無法專心、無法控制想睡覺的毛病,在台灣時對於我來說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不是一個有效率的做法,所以我不管怎樣都是傾向進辦公室工作,不僅有通勤作為開始的儀式,還有同事可以聊天比較不會想睡。

但換到這份工作後,因為同事非常熟練遠端非同步的工作模式,大家在家工作可以說是稀鬆平常,產品部成員在辦公室湊齊的機率一個月應該只有兩三天,所以我也開始練習如何在現在的住處進入工作狀態。

在我越來越熟練在家工作的時候,沒想到實戰的情況就來了...


[討論] 退休前夕的心情調適

一篇 PTT 上的文章,某位版友於 32 歲時想要退休的心情紀錄,這裡有三個月之後真的退休的更新。

雖然對我來說好像有點遙遠,但還是蠻有趣的。

還記得我們之前有提到的假性退休互助會嗎?


在義大利,比疫情更糟的是「貨架上只剩平滑筆管麵」

公司對面巷子裡有間道地的義大利麵店,因為義大利主管跟我常常在午餐會去那邊買外帶,耳濡目染下對於義大利麵也開始分得清楚有什麼差異,Linguine、Spaghetti、Rotini、Penne 等等,還有 Lasagne 這種管很寬的。

義大利人對於他們的食物有著他們獨特的堅持,雖然我主管說他來英國已經五六年了早就變成一個隨便的人,但偶爾還是會看到他對美式咖啡(加水)發出不耐煩的嘖嘖聲,然後把他手上 shot 杯 espresso 一口喝掉,或是對於我覺得很好吃的 Bolognese 比出 soso 的手勢。

所以我一看到這篇直接笑出來,這就是義大利人啊!


最後

本期就到這邊結束,各位朋友你覺得怎麼樣呢?

喜歡或不喜歡,歡迎先洗完手之後再來 Facebook / Twitter 上跟我說說,讓我們一起做好防疫。

如果有興趣跟我一起編輯,也歡迎加入,詳情請看 GitHub Page